当前位置: 亚投网>财经>故事

币圈恩仇录:昔日盟友,如今反目成仇

2018-04-03 编辑:Obliviate 来源:新芽NewSeed

币圈的江湖风起云涌。一个项目失败,导致一场分裂,本来的投资人和团队,如今反目成仇,各自为战。

币圈恩仇录:昔日盟友,如今反目成仇

所有的一切还要从Spherepay这个项目说起,这次事件的主角便是石一、陈恩永和孙高峰。

石一,DotC United Group创始人&CEO,Avazu创始人兼CEO,其本人和公司投资、孵化公司70~80家,累计投资VC、PE约十几家。

孙高峰, 2014年10月创立宅米网,2015年带领宅米5个月内拿下四轮融资,现在是非同凡想基金管理人。

陈恩永,Spherepay项目创始人,在此之前一直就职于银行,典型的技术男出身。

三人的关系,起于Spherepay、破于Spherepay。

合作

Spherepay创始人陈恩永告诉猎云网,2017年1月份,石一找到他,表示自己想投资一个东南亚的海外支付项目,第三方支付虽然国内已经饱和,但东南亚市场还有一定的空间。

在此之前,陈恩永一直从事于支付的相关行业,两人一拍即合,石一投资150万美金,占股54%,陈恩永团队占股46%,Spherepay项目正式开始,主打扫码支付,对标公司为新加坡的tenx。

Say是基于Spherepay之上的基金会,整个项目由石一的公司DotC United Group孵化而来,陈恩永团队占股46%。据悉,Say开始做ICO的时候,陈恩永并不懂募资的一系列操作,在这个时候,石一介绍孙高峰入局Say,主要负责募资。自此,三人在Say中的份额分配比例为54%:23%:23%。陈恩永告诉猎云网,在此之前,他并不认识孙高峰。

在Say之前,石一已经先后上线了OCN,CNN、DATx。

说起OCN,还要从oBike说起,2017年2月,新加坡共享单车品牌oBike成立,半年后宣布获得4500万美金的B轮融资。

Borix(现任宅米CEO许力天)告诉猎云网,oBike成立之初,石一找到Borix表示要跟他一起做oBike,当时Borix表示自己没兴趣,便向石一推荐了孙高峰。

经过协商,孙高峰带着小鸣单车的团队加入oBike,据Borix介绍,oBike的股权分配为:石一占60%,孙高峰团队占40%。

国内的共享市场已经被ofo和摩拜占领,在海外市场看似有一战之力,但当ofo和摩拜海外布局开始之后,oBike便不是那么好做了。oBike除了新加坡还有市场之外,其他地区并没有市场。

2017年年底,当公司账上的资金不多时,孙高峰建议石一ICO。

2018年1月25日,OCN首先登录Gate.IO,随后陆续登录火币、Bit-Z、Kucoin、 Bjex和Cobinhood五个交易所,六天之内募集了50000个ETH。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募资之后,50000个ETH没有一个用于oBike团队,除了上火币交易所1000多万的上币费用之外,剩下的都被石一卷走。据相关人士透露,截止目前,oBike的账面资金只够维持6个月的周期。

OCN也并非oBike团队发起,其独立发币主体为Odyssey。根据公开资料,Odyssey定位于基于共享经济的区块链基金机构,与oBike是战略合作关系。

OCN项目让石一尝到甜头之后,他继续通过复制OCN模式相继发行了CNN、DATx、SAY。

3月2日,CNN以26144350票登陆HADAX,号称要打造新加坡区块链内容生态系统,其合作方为NewsDog与DATx。

3月8日,DATx登陆HitBtc交易所,发行总量100亿枚,首次发售以1068倍超额认购超预期完成,累计筹集50000个ETH。

破裂

3月9日,Say登陆交易所,正好遇上熊市,数字货币全面下跌,上线不到48小时内,跌破私募价格,而在此前,ICO众筹计划募资50000ETH(共计40亿SAY)。三人分工明确,石一负责打通交易所,陈恩永全盘负责公司日常运营事务,孙高峰负责募资,资金将全部用于Spherepay公司业务发展。

3月12日,交易所暂停了Say的充提和交易功能,所有的投资人将找上项目方要求退币,在此时,代投王凯歆成为事件的导火索,直接指出石一圈钱诈骗,也就导致了后面一系列事情被公开。值得一提的是,从聊天记录中可以发现,石一曾在2月25日找过王凯歆了解关于募资的情况。

SAY破发之后,石一要求陈恩永将所有的ETH转给自己,陈恩永将之前用于项目运作的资金全部转给了石一,陈恩永告诉猎云网,他将所有的ETH和BTC转给了石一,等额约80万美金加3300个ETH。这导致项目直接废掉,毫无补救措施。

有了oBike的前车之鉴,陈恩永表示:“自己的项目不想跟oBike一样,被石一抛弃,SAY最后成为空气币。”

此时的陈恩永,已经筋疲力尽,他找到Borix,希望能Borix能推荐他个人,Borix向猎云网表示,在和陈恩永接触的过程中,觉得他是典型的技术男,比较靠谱所以才会去帮助他。他向陈恩永推荐了司马,3月12日,陈恩永将自己23%的份额送给了司马,让他担任Say的CEO并管理新加坡基金会。

三人商量之后,决定要发新币SPH,让SPH正常上交易所,他们的想法是让1SAY=1SPH,这样SPH就会在交易所流通,此外,即使它是一个空壳子,但会为项目的融资争取时间,他们尽量想挽回损失。

陈恩永表示,司马去找石一谈,石一同意他发新币。后来,石一希望陈恩永的团队回去上班,并将Spherepay剥离出新币,这个时候司马认为自己拿着这个空壳子也没什么用。

根据铅笔道对石一的采访,石一表示不反对发行新币,SAY也可以给他们。“但是要更换名字,不能用我们的品牌和名字在外面骗钱。”

3月22日,下午,SAY项目方(Spherepay)发言人澄清,项目方已与石一发生重大分歧,项目会继续进行(发行SPH),原有SAY私募投资人需要进行退币,请直接与石一先生联系。

关于石一指出来家里狂敲门的黑衣男子是Borix派来的黑社会,Borix告诉猎云网:“自己从来没有派人去过,全是瞎扯!”

同时,石一直接发出声明,极力撇清SAY和SPH的关系,并表示SAY项目与DotC United Group无关。

据Borix介绍,孙高峰知道陈恩永、Borix、司马三人要发新币,他认为SPH基金会会独立于石一去做,自己可能会拿到一些份额,加上之前自己损失惨重,他便开始找媒体寻求曝光。

Borix表示,3月13日凌晨3时左右,关于孙高峰的视频流出,从他提供的视频来看,孙高峰表示自己将退出Spherepay,不再参与关于项目的任何业务,并且对外不说Spherepay和石一的信息。Borix告诉猎云网:“我们以为石一给了孙高峰几千个ETH,最后求证才发现孙高峰只拿到了400个ETH。”

在孙高峰寻找媒体的同时,他所在基金会要求Say退币,但这个过程中只是把孙高峰基金会的购买份额退出去了,孙高峰本人的份额却还在, 陈恩永表示,石一退给孙高峰的基金会3300个ETH和之前提到的400个ETH没有经过Say基金会的同意。

在SPH上交易所的时候,并不是那么顺利,据悉,Kucoin不希望和石一无关的SPH上,而cointiger和司马团队反复沟通后,让投资SAY的投资人在获取了1:1的赔偿后,他们的新币能有一个流通性的出口,挽回损失。目前,新币SPH仍由司马的团队负责

疑云

陈恩永表示,在整个事件中,最让他想不通的莫过于石一作为项目中最大的股东,却百般阻挠,不给团队留一点活路,如果项目成功,得到好处最多的也是石一。

“看似难以理解,却不难解释”,Borix表示,从OCN开始,石一割韭菜尝到了甜头,喜欢挣快钱,项目的死活与他无关。

Borix透露,在OCN上线初期,石一因为刚接触,不太懂,所以也是错过了第一波韭菜,再加上之前请陈伟星、孙宇晨等大佬站台以及上交易所的费用花费巨大,让石一在割韭菜的路上越来越狠。

至于石一和孙高峰,Borix和陈恩永表示他们之间恩怨已久,早在2016年年初,在高榕资本的年夜饭上,某总表示孙高峰比石一的赚钱能力更强,之后石一就投资了雷锋来了,并对团队提出的要求是打掉宅米。

后续

此次事件从被爆出来之后,猎云网来到位于上海市嘉善路508号尚街loft1幢,发现位于409的OCN团队早已人去楼空,据周围保安介绍,3月23日,整个公司的人都没来上班,3月24日、25日,这里已经陆续搬空。

312的oBike和315和318的Avazu,员工处于正常上班的状态,oBike的团队只有几十人而已。不同的是,Avazu的门口多了一个保镖,据保安介绍,这是他们公司自己请来的保镖!

据Borix介绍,现在SPH的主要还是由司马的团队控制,也将进一步寻求独立融资。3月26日,石一已经安排Say全部ICO的都要退币,但退币要喊口号“石一万岁”!

而陈恩永在3月23日,也接到了来自上海奥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旷工通知函,3月26日未到公司,视为自动离职。Borix告诉猎云网,上海奥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给Spherepay的员工发放工资,工商信息显示,这家的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为石一,持股80%。

据悉,上海奥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开始裁员,有员工向猎云网表示自己已经被解雇。陈恩永已经不再是Spherepay的CEO,目前CEO为陈炯。此外,有员工透露,3月28日,整个公司员工的电脑主机都被搬走,并且检查了他们的邮件、工作内容等。相关人士透露,这家公司要走破产清算之路。

在相关媒体报道出这件事情之后,孙高峰在朋友圈表示所有以他名义污蔑石一和伪造聊天记录污蔑他的都将追究法律责任。

截至发稿前,经猎云网多次向石一及Avazu公关求证,未得到任何回复。

手机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