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投网>财经>数据

农行千亿定增破A股记录 第一大股东汇金“认领”400亿

2018-03-13 编辑:Parson 来源:界面新闻

本次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农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在日趋严格的监管要求下,农业银行(601288.SH)拟通过定增1000亿元强力“补血”,一举创下A股最大定增记录。

3月12日,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含)。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本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募集资金规模以经相关监管机构最终核准的发行方案为准。

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共七名,分别为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拟认购金额为分别约:400.27亿、392.13亿、100亿、50亿、30亿、20亿和7.6亿元。所有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A股股票。

发行价格为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不含定价基准日,下同)农行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90%(按“进一法”保留两位小数)与发行前农行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

限售期方面,主要股东汇金公司、财政部本次认购股份限售期为自取得股权之日起五年。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认购股权限售期为自本次发行结束之日起36个月。

华泰证券公开的农业银行定增交流会纪要显示,农业银行之所以选择仅通过定增方式在A股募资,而不考虑配股、可转债等方式,一是配股因为一二级价差问题容易影响资本市场,可转债需要发行后满6个月才能转股,转股比例不确定性较大。且按过往他行经验,转股期后多年转股比例在5%以内。时效性差、可能性也较差。而定增股东是在场外找资金,对二级市场没有任何影响。

根据财报数据,截至2017年9月30日,农业银行集团口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0%、11.23%和10.58%。 各项指标均符合监管要求。之所以仍需要通过大规模定增进行资本补充,农业银行给出的原因是,持续满足日趋严格的资本监管要求,支撑本行业务转型和发展。

在近年不良高企,银行盈利能力下滑,金融监管强化等多重背景下,资本补充压力逐渐加大是银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2017年以来,上市银行通过优先股、定增、二级资本债等工具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补血”潮。作为不良率多年居于五大行之首的农业银行,其资本补充压力也不容小觑。当日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1%,同比减少0.56个百分点,但仍高于行业不良贷款率1.74%的平均水平;拨备覆盖率208.37%,较去年末大幅增加34.97个百分点。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此前表示,由于资本监管新规大限将至。加之,穿透式监管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下,资本约束压力进一步增强。银行资本约束压力在2018年或将进一步凸显。根据银监会安排,到2018年底,按照《巴塞尔协议III》,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要分别达到7.5%、8.5%和10.5%。

往前看,农业银行补充资本还有业务扩张的考虑。“近年来,面对复杂的经营形势和激烈的市场竞争,本行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不断加大服务,‘三农’和实体经济的力度,加快转型和创新步伐,业务规模稳健增长。截至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9月末,本行资产总额较上年末增速分别为9.70%、11.38%、10.00%和6.91%。未来几年,本行业务转型和发展都需要有充足的资本作为支撑。”

此外,对于当前市场关心的,非标回表等操作对银行业整体再融资构成的压力。农业银行表示,由于自身非标非常少,和其他银行相比,比例也低,因此非标回表影响并不是很大。

申万宏源证券则认为,农行IPO时间较晚,2011年工、中、建行配股农行并未参与,与另外三大行一直存在资本缺口,因此本次定增主要还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已酝酿多年,不意味着别的大行也需要再融资。

在此之前,农业银行主要通过利润留存、发行资本性债券和优先股等方式补充资本。其中,2017年以来频繁进行的债券融资占该行再融资比重达64.42%,优先股占比19.16%,分别用于补充二级资本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农业银行表示,为进一步优化资本结构,保持较高的资本质量和充足的资本水平,需要借助资本市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除商业银行自身资本补充行为外,监管部门近期出台的一些文件也对银行资本补充形成鼓励。

3月12日当晚,银监会等五部门就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拓展资本补充渠道;3月6日,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下调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下调为1.5%-2.5%;2月27日,央行发布2018年3号公告,鼓励银行发行具有创新损失吸收机制或触发事件的新型资本补充债券。

中金公司表示,新拨备政策下,新增超额拨备相当于可随时释放核心一级资本1431亿,对应提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20bps。包括央行3号公告,以上政策都利好银行补充核心一级及二级资本。农行表示,按照新拨备政策,该行拨备覆盖率和拨贷比可以达到最低监管要求(120%,1.5%),下调监管指标后,拨备压力小,有利于加大处置不良贷款。

手机访问

二维码